二問北京朝陽法院李瑞翔院長 石先生訴豐田案是否真涉密?
2015-10-26 13:16:35   |   來源:中國東北網

  一個普通的消費者石先生,因與日本豐田公司的一起普通民事糾紛案件,訴至北京市朝陽區法院。作為消費者,石先生的基本訴求不過是向汽車的生產商日本豐田公司索要一個簡單的漏電檢測標準及檢測方法。令他不曾想到的是,北京市朝陽區法院主審法官白小莉不僅隱匿重要證據(詳見“一問”),而且對這么一個本該公開的數據,卻隱匿該數據在先認定該數據涉密在后,并且不向作為原告的消費者石先生告知該案被認定為涉及重大商業秘密。請問朝陽區法院李瑞翔院長,該案是真涉密還是假涉密?案件涉及“重大商業秘密”難道原告沒有知情權?

  在本案中,被告豐田公司從未公開聲稱案件涉及重大商業秘密,卻在即將判決前私下向法院提交了一份主張案件涉及重大商業秘密的重要文件:《訴爭車輛出廠暗電流值構成的補充說明》(下稱“補充說明”),要求法官不要向石先生提供此前向出示其的證據——“表格”(詳見“一問”)。不知何故,貴院一審白小莉法官在訴訟中根本未將“補充說明”出示給石先生,也未告知其該文件的存在或說明內容;與此同時,卻在原告石先生毫不知情的情況下,依被告豐田所請,逕行認定本案涉及重大商業秘密,將被告豐田提供的關鍵證據(“一問”中提到的“說明”及“表格”)隱匿起來,不予歸檔,且對“說明”不予出示不讓質證!此舉令人萬分不解!即使本案涉密的內容不能提供,那么豐田公司提出的聲稱案件涉密的“補充說明”,消費者石先生難道也不能知悉其內容嗎?!白小莉法官對其內容不予告知,更未對其在案件訴訟中的作用進行說明,但卻直接認定了本案涉及重大商業秘密。這究竟是法官的自由裁量權?還是明知違法而為之?就算原告石先生無權就案件是否涉密進行辯論,那就連案件被認定涉及重大商業秘密也無權知道了嗎?

  讓人奇怪的是,如果白小莉法官隱匿“表格”以案件涉密為借口,那豐田公司未曾聲稱“說明”也是商業秘密,為何白小莉法官還要將其直接隱匿不予出示?更令人不解的是,按照邏輯順序來說,被告主張案件涉密的“補充說明”理應在法官隱匿行為之前出現。可是,該案中“補充說明”的提交卻出現在“表格”被隱匿之后!被告豐田公司是于2013年12月6日將“說明”和“表格”作為一份完整證據提交給法庭的,同年12月17日白小莉法官僅向石先生出示了“表格”,但卻不提供復印件并拒絕其復印(隨后隱匿“表格”未予歸檔),而在白小莉法官出示“表格”隨即隱匿1個多月之后的2014年1月24日,被告才提交了聲稱被隱匿證據涉密的“補充說明”。該聲稱案件涉及重大商業秘密的“補充說明”卻出現在白小莉法官隱匿證據的一個多月之后,試問,白小莉法官在隱匿證據時怎么會預測到被告在1個多月之后還會提交一份聲稱該證據涉密的“補充說明”?該案是真涉密還是法官為了推卸其隱匿證據責任而“被涉密”?“補充說明”是否是被告為幫助法官推卸隱匿證據責任而事后補交?事實真相是什么?請尊貴的李瑞翔院長可否給出一點具體說明。

  其實,被告豐田公司提交的“表格”不過是石先生向豐田公司索要的判斷汽車漏電故障的相關數據,這類資料是《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和《機動車維修管理規定》中明文規定消費者有權知情以及應向社會公開的汽車維修資料,是消費者應對車輛出現異常情況需檢測時必不可少的,那么這種東西算得上哪門子的商業秘密?貴院白小莉法官難道連這點常識都不具備?

  退一步講,即使案件涉及商業秘密,我國法律僅僅規定不得公開質證,即不對社會公開。對于案件當事人來說,哪條法律規定當事人沒有對涉密證據的知悉權、質證權了呢?貴院白小莉法官有什么權力粗暴地剝奪原告的這些訴訟權利?

  最后,再次請問尊敬的李瑞翔院長,貴院白小莉法官在消費者與豐田公司的民事訴訟中,一不把案件涉及商業秘密的情況告知原告,二不組織原被告雙方對所謂涉密證據進行質證,三不把涉密事由記載于判決書中,四不把豐田公司單方提交的涉密申請歸檔入案卷里,但是,卻生生將這一既未蓋章也未標明來源的單方證據的內容予以了認定,在判決書中將之援引為豐田公司“已經盡最大可能在滿足消費者的信息公開需求”的依據,以及申請裁定案件涉密的文件竟然出現在隱匿證據——“表格”行為的1個多月之后的荒誕事情……凡此種種,到底是貴院的通行做法呢?還是白小莉法官特為被告豐田公司進行的“發明創造”?

  來源:http://news.3178.com.cn/2015/tjcx_1026/2993.html

相關新聞

網友評論
 

[email protected] www.tkipws.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聯網出 版機構 ICP備1602369366號-1

聯系網站: [email protected]    違法信息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澳客网竞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