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裸官數據,清理豈能“留一手”
2014-08-07 09:24:28   |   來源:中國東北網

  日前,中央巡視組指出“廳處級領導干部‘裸官’較多”的福建省,正在全面清理“裸官”。8月1日,福建省委組織部相關負責人對新京報記者說,“全省廳級、處級‘裸官’任職崗位調整清理工作,已于7月30日全面完成;科級及以下調整清理,將在8月底前完成”。(《新京報》8月6 日)

  隨著今年2月廣東被中央巡視組指出“裸官”問題突出后,一場清理整治“裸官”行動再次掀起了裸官的遮羞布,接踵而至席卷到全國各地.報道稱截止7月底,各地“裸官”摸底幾近結束,并將在月底前完成調崗。這個重大的“勝利”消息立即引起網友關注和熱議,但隨之而來的是我國到底有多少“裸官”?其中有多少人身居黨政機關“一把手”等要職?成了新的謎團。因為在上月底本月初,除了個別底氣十足,“零裸官”的地市、黨政機關,早早在官網上公“曬”排查結果。而其他的十余省市面對“裸官”的數量則避而不談,甚至連相關部門的電話都無人接聽。試問裸官已經排查為何數據卻成為了“加密”?難道從一開始就在掩人耳目,走走過程?或者如部分網友所說“低調”;或者是裸官數據太大,重要部門的一把手有可能全軍覆沒,讓地方政府的形象蕩然不存,不知情何以堪;又或者是工作不得力,方法不恰當,沒有摸出全部裸官,怕民眾質疑。不管何種理由不能給排查出來的“裸官”留下善后的余地,讓清理的最后一公里梗阻。

  能摸出“裸官”數據,實際已經取得了偉大戰略意義的第一步。誠然報道所言:“不掌握‘裸官’數量,談何治理‘裸官’?因為從2008年“裸官”一詞產生到2010年要求官員申報配偶、子女、財產等情況進行摸底“裸官”再到2012年、2013年的全國兩會上,“裸官”數量仍然成“謎”。現在有了具體的數據,但并不意味著各地的“裸官”情況已經被組織、紀檢等部門全面切實的掌握;各地針對“裸官”的治理政策已經得到全面落實;“裸官”清理將取得最終勝利。因為是機密,不變公布的。試問這樣的清理效果何在?誰來監督?還給誰留了一手?將對誰法外開恩?

  人們常說:“裸官是貪官的預備隊”,因為他們“身在曹營心在漢”。當裸官確實面臨較大的貪腐誘惑和貪腐空間又無后顧之憂的情況下,進行貪腐和轉移非法所得可能性加大。一旦東窗事發或“金盆洗手”后,一走了之只需“一張機票、一本護照”就可以遠走高飛,用祖國的錢財在別國逍遙快活,給國家造成不可估量的損失。它就是破壞我黨執政穩定的一顆“毒瘤”和隨時都會爆發的“定時炸彈”。因此面對清理數據應該不論是哪個部門、哪個級別,只要是“裸官”,就要公之于眾,引入群眾監督,不能遮遮掩掩,蒙上一層面紗或者遮羞布,這樣反而落人口舌,降低群眾的信任,得不償失。

  面對裸官的排查民眾是喜生心底,看到了國家對“毒瘤”清楚的決心,看到了機關干部重回風清氣正的希望。但是一句“無可奉告、不便告知”又把希望的頭上澆了一盆冷水,好似清除裸官的決心又回到了紙上談兵。試問如果沒有公布哪來的監督數據?更有可能給一些心理素質好、掩飾手段高的人瞞報謊報的可乘之機。要徹底剔除“裸官”,正風肅紀、反腐反貪,就不能有“紙包火”做法,現在的包庇就是對日后貪腐的放縱,到那時再想懲治,小腐已經變成了巨貪,養虎為患,為時已晚。

  “開弓沒有回頭箭”。清理“裸官”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既然已經有了數據,不論是否“特殊”只要“一碗水端平”,有統一標準,敢于“家丑外揚”,用壯士斷腕、刮骨療傷之法來完成裸官的清理工作,必將迎來民眾翹首企盼的官場小清新。(文/魚予)

相關新聞

網友評論
 

圖片推薦

中國東北網  DONGBEICN.COM  版權所有

澳客网竞彩比分直播